pedaiah

原耽是光,我们是追光者
我儿子就是最吊der!
QQ:2103549619(加我标明来意哈)

【观影】童年(预热1)

我行让我上众人观看简茸童年

PS:

ooc预警

私设简茸以前有抑郁情绪(看作者的话,这个和yyz不一样),以前被校园bl过

时间线:丁哥和路柏沅抱怨自己为什么要问简茸那个问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“能是能,盒子去年不就在基地过的年?”丁哥说:“但我看他年纪小,家又住在上海,就多嘴问了他一句……怎么不回去跟家人见一面。”


    察觉到丁哥脸色不对,路柏沅抬眼等着他说。


    “他说他没家人。”丁哥说完这句话,抬手拍了一下自己脑门:“我也是,我闲着没事问这么多干什么……你说他这情况,是和家里人吵架了离家出走,还是……人真没了啊?”


    路柏沅沉默了很久:“不知道。”】

路柏沅还想说什么,突然一道白光闪过。

路柏沅:“......”

丁哥:”......“

刚回到房间的简茸:”.......“

与此同时,各地的电竞少年,粉丝,也经历了同样的事情。

简茸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正在一个不知名空间,看了看四周,好家伙,怎么一堆熟人。

庄亦白发现了简茸,招呼他过来:”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啊?“

简茸:”?“

简茸:”我刚进来。“

庄亦白:“这里是个儿童房间耶,是谁的房间啊?”

简茸才发现已经换了个地方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他觉得这里莫名的熟悉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突然有人大叫起来:“卧槽!你们过来看,这不是soft吗?”

叫声把众人吸引了过去。

莫名被cue的简茸:“?”

其他人看了照片,纷纷赞同。

“对,这应该就是简茸了,不过他的头发怎么是黑色的?”

“这是简茸小时候吗???”

“绝壁是,不然怎么可能这么乖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儿子小时候好可爱啊。”

“为什么这里会有简茸的照片啊?”

“对哦,这明明是个儿童房,又有简茸的照片.....”

“卧槽,这里不会是简茸以前的房间吧?!”

“卧槽,有可能...”

“sb儿子赶紧给你爹滚出来解释一下!”

“简茸人呢??”

简茸现在很慌,因为这里的确是他的房间,应该说,这里是他十岁之前的房间,十岁时他父母去世了,他就搬去和他爷爷住了,爷爷走后,他就把这里打扫干净,回来住了。

想到这,简茸的眸子黯了黯。

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还有这么多人在.....对了,这tm明明只是个儿童房,它是怎么装下这么多人的?!

庄亦白:“简茸,这里真是你房间啊?"

简茸回过神来,点了点头。

路柏沅皱了皱眉:”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“

简茸摇了摇头:”我也不知道。“

简茸也很迷惑,但没等他迷惑完,一道声音打破了他的迷惑。

*

#简茸 惨# 

#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#

 #简茸真惨 都没能迷惑完#

*

[哈喽哈喽,听得到吗?]

简茸:”........“

刚想说话的路柏沅:”.........“

被这玩意儿吓到的众人:”.........“

[嘿嘿嘿,你们好啊,我是10086]

简茸:”?“

简茸:”中国移动?“

10086:[............]你才中国移动,你全家都是中国移动!

10086:[咳,这只是我的一个代号,不用太在意]

简茸:”哦。“

10086:[......回归正题,今天把你们叫过来也是生活所迫]

小白:”?“

小白:”你不是中国移动吗?过什么生活?“

10086:[......都说了我不是中国移动!而且中国移动就不配过生活了吗?!]

简茸:”那你是什么?“

10086:[智能!人工智能!]

简茸:”哦。“

简茸:”哪个智.障搞出的你,我去和他探讨一下人生。“

10086:[.........]我的错我有罪我为什么要提这个

路柏沅终于出声打断简茸和人工智.障....啊不,人工智能的对话:”为什么把我们叫到这里?“

(解释不想写......)

简茸顿了顿,接收到四面八方的眼神:”为什么是我?“

10086:[另一个世界的人的要求,作为一个系统,我只能按照指令行事,抱歉,我知道这回揭开你的伤疤,但是你放心,出去后,除了特定的人,其他人在这里的记忆会消失的。]

简茸:”既然会消失,那你把我们拉进来有什么意义?“

10086:[.....抱歉,我只能按指令行事]我tm也不想的啊,谁让作者瞎几把闲的...啊不,说ji不说ba

简茸听后无话可说,也没什么好说的,毕竟他对别人的看法无所谓,他在乎的只有路柏沅。

10086:[好了,先来个预热]

话音刚落,10086正准备放音乐,忽的就被打断了。

”等等,我烧开水在上面啊!“

”对哦,我正在做饭啊。“

小白:“我在打排位.....”

盒子:“我的泡面......”

saviour:“窝德,金鸡赛.....”

10086:[安啦安啦,外面的时间是禁止的~]

10086:[废话不多说,开始吧o(≧v≦)o]

简茸:“.........”

插曲过去,开始预热。

屏幕上开始出现画面

【“略略略,没爹妈的孩子不配和我们玩!”

“咦~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!”

“哈哈哈,你的妈妈呢?”】

“?什么情况?”

“好没家教啊。“

“哇,这些小孩子才几岁啊,这么恶毒?”

【”呸!垃圾东西!“

”呕,看见你就恶心!“

”没娘养的东西,你给我离他远点!不准靠近他!“】

“这些人怎么这样啊?”

“这也太过分了吧.....”

“嘶,这些小孩没人管的吗?”

小白:“等等,这不是讲简茸的故事吗?怎么会出现这些?”

路柏沅有种不太好的感觉,回想起进来前丁哥和他说的话.....

丁哥像是注意到了,悄悄走过来和路柏沅咬耳朵:“简茸的父母不会真没了吧.....”

路柏沅默了默:“可能是。”

简茸没听到两人的对话,他从被告知自己的过去要被揭开后就一直沉默着。

时隔这么久了,他对这些东西也无所谓了,毕竟都过去了。

【“谁来帮帮我.....”】

简茸听到这声音,整个人直接僵住了。

旁边的小白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卧槽。”

不出意外,听到这声音的其他人顿时朝简茸看过来。

那些目光里有疑惑,有不解。但有几个反应比较快的立马明白是什么了。

【“你不是喜欢告状吗?那你就一直在这里待着吧!”

“考得好了不起啊?装什么装?”

“呕,绝交吧,我不和没娘养的人玩!”

“.......有没有人啊,救救我......”

“这里好黑啊......”说话的人已经染上哭腔。

“有没有人.....”

“救救我.......】

现在,反应再怎么慢的人也能明白了。

庄亦白脸上全是不可思议:“卧,卧槽……”

就连一向冷静的pei都一脸错愕。

“这是,讲简茸的……?”

“怎么会……”

“骗人的吧……”

空间里顿时出现了质疑的声音

“这是假的吧?简茸怎么可能会这样?”

“就是啊,就他那一脸自信的拽样,绝对不可能。”

10086:[本空间由公司出品,绝对真实。]

庄亦白:“不可能,简茸他,他那么,那么……”

10086:[那么什么?]

庄亦白被打断。

10086的声音没了一开始的嬉笑,冷漠极了:[那么什么?]

[你们表面看到的,不一定是真的,也许有些人的冷漠,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再受伤罢了。]

空间里顿时一片寂静。

没人说话,但播放还在继续。

【“呜呜呜……”男孩蜷缩在床上,身体忍不住得发抖。

“妈妈……”

“爸爸……”

“我好害怕啊……”

“你们为什么不要我了…”】

“这个男孩是简茸吧?”

“呜……心疼。”

“心疼我儿子,听他说的,是他父母不要他了? 这么狠心的?”

简茸看着大家的反应,眉头抽了抽,一脸无语,有必要吗?

简茸:不至于吧?

路柏沅看着简茸,想了想,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的头。

简茸:红烧猪耳…

【你不是真正的快乐,你的伤从不肯完全的愈合。】

【“爷爷,抱抱。”

“来,小茸乖,爷爷抱。”

“我最爱爷爷啦!”

“爷爷也最爱小茸。”】

【终】

“最后的拥抱画面好治愈啊。”

“心疼我儿子,儿子过来,爹疼你。”

“还好还好,儿子还有爷爷在。”

10086:[预热结束,不早了,去休息吧,明天正式开始。]

[路神,简茸就托你照顾了。]

“嗯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救命,我承认我真的是水,浪了两天后思路断了,这次的改动不知道大家看不看的出来。

yyz改成抑郁情绪啦,这个还是蛮常见的,它和yyz是不一样的哦,日常生活里我们的一些消极想法,比如说摆烂啊,或者是你遇上不开心的事情然后你不开心,这也算是抑郁情绪,这是每个人都有的哈,所以改动了。

xybl这个梗留下吧哈,懒得改了。

谢谢宝子们的支持(๑• . •๑)


童年【观影】(序)

我行让我上众人观看简茸童年

PS:

ooc预警

私设简茸抑郁症,以前被校园欺凌过

时间线:丁哥和路柏沅抱怨自己为什么要问简茸那个问题


哈喽,这里是佩佩,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有这篇文的存在哈哈哈

想了挺久,还是决定把这篇文放出来,(毕竟是更了好久的心血)

这篇文会整体修一遍,可能大改也可能只改一点点,喜欢的就点个订阅吧

马上要中招啦,中招完后这篇文和之前坑的那个阅读体会一起放出来重新更新,(大概是26号考完)

儿子的抑郁梗不知道会不会保留(大概率是会的)

还有之前坑的那个大型联动阅读体也会慢慢搞完,感谢一直等我的宝子啦,希望大家可以去我的置顶踩踩,谢谢( •̀∀•́ )

爱你们,啾

6.5留档



好价出地球上线1-3

出地球上线1-3册,附赠一堆赠品,全部都是全新仅拆。(新视角家的)

包飞机盒,飞机盒有点瑕疵

赠品除了地球上线以外还有别的,地上随书能找到的我都放进去。

好价出好价出,自带价也OK,我接受能力很强,只要不是太离谱的都OK

来个好心人带走吧,我TM爱你一辈子


水一下更新,拍完以后才发现盼原家赠品有一些没拍进去哈哈哈,只有盼原家受伤的世界诞生了 

累死了,拍了一个小时剪了一个小时,一小时的视频硬是被我压到几分钟

路茸|当儿子小时候照片流露出后

父爱流水产物,600粉,劳动节福利

全文5k+后面有破c开过,大概将近1k(本来,后面给删了,进群看,群在置顶)

彩蛋是500+的che,介意的宝子别点哈

喜欢就点个赞加关注(๑• . •๑)

求你了让我过吧大哥

*

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早上,TTC战队的各位还在与周公相会。

电竞少年坚决不见早八的太阳。

但从作者开始码这个梗后,今天的一切注定不平凡。(bushi)

“咚咚咚咚”某位经理急匆匆的脚步打破了平静。

丁经理赶紧赶忙跑上二楼敲响了某蓝毛的门。

嗯,没人应。于是丁经理转头敲响了蓝毛对象——路某的房门。

路某房间内,一对小情侣睡得正香,床下的衣物证明了昨晚战况的激烈。

路柏沅被敲门声吵醒,亲了亲身旁的小男朋友后从床头柜上拿了手机。

笑死,有手机可以联系,干什么要离开亲亲老婆?

路柏沅发了条微信,示意对方发信息。

门外的丁某看到消息后就是一阵无语,心里默念了三遍,今天放假,今天放假,今天放假。

然后把几条热搜发过去。

丁哥:这是怎么回事?

丁哥:你问问他。

路柏沅瞄了眼热搜的名字。

#简茸 照片#

#简茸 小时候#

还有一条疑似说简茸的:

#我儿子不可能这么软#

大概是简茸小时候的照片被人透出来了,也没点进去,确认了不是什么负面新闻后,路柏沅发过去一串省略号。

R:嗯。

R:等他醒后,我问问。

丁哥:行。

R:还有事?

丁哥:…………

丁经理非常无语。

丁哥: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?

R:?

丁哥:像个急着去吸阳气的狐狸精。

你的好友撤回了一条消息。

丁哥:没什么。

丁哥:没事,我下了。

R:……

丁哥:得到回答后,再告诉我。

路柏沅动动手指头回了个嗯,洗漱完后打开微博,开始了解事情经过。

此时网上已经谈论的热火朝天。

事情起因是一位名为down的网友在网上转载的一组获奖的摄影照。

这组照片名为成长,作者是一为叫redeem的摄影师。

照片的背景主要在街头和医院。

路柏沅点进链接。

主要拍摄对象是一位瘦小的男孩,看起来12岁左右。

毫不意外,这个小男孩就是简茸。

照片一共五张,讲述了一个小故事,每张照片下还附有文字说明。

路柏沅点开第一张。

第一张照片里,是小男孩牵着爷爷的手面向夕阳,慢悠悠的往家的方向走。

爷爷手中提着菜篮子,笑盈盈的看着开心的男孩,男孩手里拿着一个刚从集市里买回来的气球,蹦蹦跳跳的往家走,气球上印着的笑脸,让整个画面看起来温馨极了。

夕阳映照出两人的影子,日影斜沉,微云舒卷。晚霞似彩袖一般在天边轻佛,在印染成橘色的天空中划出一道道绚丽的线条。

一老一少漫步在街头,走在赶往回家的路上,习习和风吹拂过,在他们的身后,摄影师将快门按下,将这一幕定格下来,储存在幸福的盒子里。

第二张照片的背景在集市里,老爷爷坐在小摊上大声吆喝着招客。

摊上摆着些手工艺品,应该是老爷爷自己做的,小男孩就坐在爷爷旁边的小桌子前,趴在桌子上无聊的玩弄一只玩具青蛙。

早晨的集市人来人往,热闹喧嚣,一抹阳光恰好照在铺子上,给画面增添了几分明艳。

第三张照片上的背景摇身一变成了医院,画面中也只出现小男孩一个人。

小男孩站在医院的前台,手里拿着一份病例单和一份缴费单,连上没了往日的活跃。大概是刚哭过眼角微红,此时已经接近傍晚,除了几个坐在走廊长椅上的家属后再没别人,医院慢慢恢复了宁静。

夕阳从窗中透过,将男孩的影子无限拉长,小孩形状终将长成了大人模样。

第四张照片里,男孩坐在一家网吧的台阶上。

大概是求职被赶出来,男孩正坐在台阶上生闷气,爷爷的医药费昂贵,家里没了别的大人,存折里剩的钱不多,连日常开销都要节省。

照片下的解释文字写到:

我问了他能不能帮他拍照。

他没有理我。

我替他付了老爷爷几天的住院费,他才答应我。

他很坚强,除了老爷爷确诊和去世的时候,我没见他哭过。

最后一张照片又回到了医院,男孩站在病床前低垂着头。

脸颊上划过一滴眼泪。

旁边的心电图显现一条直线,男孩紧紧的抓住爷爷的手。

解释文字:

老爷爷还是走了。

但他没有大哭大闹,眼眶红红的,除了这滴眼泪后再没哭过。

也许在一个人的时候哭了,但没人知道。

最后的结尾,摄影师又说到:

这组照片花费了我三年的时间,老爷爷撑了两年多,他一个人自己干活,自己付完了爷爷两年多的医药费。

他让我震撼,我从未想过一个12岁左右的孩子,能够扛起这么辛苦的事。

我尽我所能的试着给他帮助。

但除了那几天住院费的钱外,我没有办法再给他更多的帮助。

世人皆苦,上帝总爱刁难苦难人。

路柏沅仔细看完了这些照片和文字,心里一抽一抽的难受。

他的小朋友在别人打闹玩乐的时候就已经长大,支撑起了整个家。

多厉害啊,还这么小,就做到了一些成年人都无法做到的事。

“唔……”简茸温柔眼睛,习惯性的去抱自家队长的胳膊。

路柏沅见他醒了,俯下身亲了亲他的脸,温声说:“醒了?起来去洗漱,丁哥买好早餐了。”

简茸点点头,迷迷糊糊进了洗手间。

“哥!”门外传来声音,想都不用想,绝对是小白。

估计是看到微博了,路柏沅揉了揉眉心。

一开门就见小白在鬼哭狼嚎。

“哥!你看微博了吗!”

路柏沅淡淡的点点头。

庄亦白一整个震惊住了:“哥,你都没反应的吗?”

“什么反应?”简茸一出来就听到这句话,皱着眉问。

路柏沅揉了下他的头发,软软的。

“微博上的事,好像是你小时候照片被传出来了。”

“是吗?”简茸一只手被路柏沅拉着往楼下饭桌上走,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打开微博。

刚登上微博就被信息栏里的一堆艾特和私信淹没了。

简茸大略看了看后关掉了手机。

小时候照片而已。

简茸努力想了想,什么时候拍的来着?

好像之前是有个人要给他拍照来着。

他当时看对方帮他付了爷爷几天的住院费后就答应了。

简茸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很无所谓,发了就发了,他又没什么损失。

他又看了看热搜榜。

嗯,一个人占了两条,加上另一条疑似说的是他的,一共三条。

倍儿有面。

路柏沅见他看完了,问:“打算怎么处理?”

简茸摇摇头:“随便他。”

说完后登上电脑开了直播。

打开那一刻卡了一下,随后喷涌而来的是一堆弹幕。

看热闹的,铁粉标的,杂七杂八,啥都有。

简茸看了看,大都是问他照片的事,随便敷衍了几声。

|照片上的是不是你啊?|

“是。”

|呜呜呜,儿子妈妈抱抱,心疼你呜呜呜|

简茸瞬间起了一堆鸡皮疙瘩,嫌弃道:“咦,好好说话,恶不恶心。”

|……好的,心疼全没了|

|小傻逼,缺钱怎么不来找你爹拿礼物?|

|几个星海你爹我还是不缺的|

‖用户soft爸爸在在直播间送出一片星海‖

‖用户soft妈妈抱抱在直播间送出一片星海‖

‖用户儿子看看你爹在直播间送出一片星海‖

‖用户儿子你爹永远在在直播间送出一片星海‖

‖用户……‖

‖用户……‖

‖……‖

简茸看着这群ID,嘴角抽了抽,说不出感动还是什么。

已经很久没人这样安慰他了。

正想说些什么,一碗粥放到他旁边,转头一看,是他家队长。

弹幕大概是看见了路柏沅的手,话题一转,嗷嗷叫着要看老公。

简茸皱眉:“什么老公?谁是你老公?”

|老公老公!看我看我QAQ|

|嗯嗯嗯对对对你老公你老公|

|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路神!!!!!|

|果然,只有在小傻逼直播间才能得到路神|

|路神你要好好对儿子!!!!!|

|路神小傻逼就托付给你了|

|路神要照顾好儿子啊|

路柏沅瞄了瞄弹幕,淡淡回答:“嗯,会照顾好的。”

弹幕见被回答后更疯狂了。

一堆在说长长久久的。

还有平平安安,长命百岁,砸礼物的什么都有。

还冒出几个早生贵子。

不知道话题方向怎么变成这样的简茸抽了抽嘴角。

眼看着话题方向越来越偏,简茸及时出声:“行了,照片是小时候拍的,同意了的,不是摆拍,他什么时候拍的我都不懂。”

“别砸礼物,别乱花钱。”

“下了。”

随后关掉了直播,剩弹幕在黑漆漆的房间内嚎。

吃完早饭后,两人都没什么心思打游戏,就回了房间。

简茸前脚刚跟着队长进了房间,后脚就被抱住。

简茸:“……怎么了?”

路柏沅没出声,只是静静的抱着他。

反正房门已经关了,简茸也就让他抱着。

过了一会后路柏沅才出声:“如果早点遇见你就好了。”

再早一点,再早一点,最好能和他一起长大。

简茸愣了一下,然后把脸埋进队长颈窝里,闷闷出声:“没事,已经过去了……”

路柏沅低下头,亲了亲他的嘴唇:“可是我心疼。”

简茸乖乖的让他亲,听后主动回了个吻。

“没事的。”

“已经过去很久了。”

“但我还是心疼。”路柏沅把人抱起来坐在椅子上。

两人就这么面对面抱着,简茸坐在路柏沅怀里,一遍又一遍的亲吻。

两人都很享受此刻的温存。

但亲着亲着,某人开始不对劲了。

大早上的,男孩子大都JLWS,简茸感觉到路柏沅SX的DJ后身子J住了。

路柏沅没停下,继续q他,从zc到zj,眼睛,EC,鼻子上的小痣,再到HJ,SG,一直往x。

他用zc一遍又一遍的MH简茸的模样。

简茸再回过神来时,Qw变了地方。

路柏沅面对面B着简茸,一只手和他十指相扣,另一只手从YF下s进去,XXFM着简茸的Y,ZC把对方的EC H住,慢慢TS。

Y是简茸的MGD,EC也是。

简茸被路柏沅N得迷迷糊糊的,舒服的直哼哼。

伺候完耳垂后,路柏沅将简茸身上的衣物T去。

(无法写出........)

简茸的声音是很清澈的少年音,此时他软着声求饶,声音像个小蛋糕一样,甜甜的,G人的很。

哭声断断续续持续了很久,终于路柏沅低头吻住简茸的唇,JG打开,S在简茸最S处。

一次过后,路柏沅把简茸B起来放到C上,开始新一次LD。

今天是放假,基地里很安静,丁哥没来,小白和江余松也在卧室里窝着,所以他们在房间里待多久都没人在意。

事实上,他们也的确待了很久。

也Z了很久。

路柏沅在几次LD下开始让简茸喊哥哥,喊队长,喊名字,喊老公。

简茸无法,只能一边承受着LD一边用好听的哭腔乖乖喊。

*

(求你了审核大大给孩子过吧求求了孩子折腾这个折腾了好几天了,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)

(求求了,全删了全删了,都删完了一千多字全删完了QAQ)

(求你了审核大大孩子修了好多遍了,为这篇文荒废了好几个周末,让我过吧求求了,该删的我都删了呜呜呜,剩下的真的不能删了求求了让我过吧QAQ)

(就这样吧看不懂的进群吧)

事后,小白看着坐在椅子上动都不愿动的简茸发出疑惑。

随后又很快反应过来,戏谑的看着他。

为了某人的生命安全,江余松过来把小白拉走,留下简茸和路柏沅黏糊着。

当然,这是后话了。

只不过路柏沅忙着和小男朋友黏糊,把某经理的信息完全丢到脑后。

丁哥:……你的回复呢?你的回复呢!

再记起来已经是下午,路柏沅终于想起来要给某人回复,拿起手机发过去一个句号,对方像是一直守在手机前一样,消息秒回。

丁哥:哟,你还知道理我,哪里就冷落死我了呢

这语气跟个怨妇似的。

R:……

路柏沅自动忽视这句话里的怨气,打字回复。

R:简茸说了,不用管。

丁哥:嗯

现在要撤热搜是不可能的了,该知道的都知道了

丁哥:好好陪他吧,小茸这孩子脾气倔,都不愿意服软。

丁哥:他也就听你的话。

R:知道。

不用他说,路柏沅自然也会好好疼自家小孩,丁哥这语气,跟老父亲托付女婿要好好照顾老婆一样。

丁哥:行了,你两黏糊去吧。

R:1。

会完信息,路柏沅抱住坐在床上刷手机的简茸,简茸抬起头,把手机页面给路柏沅看,上面是简茸刚发的一条微博。

@TTC·soft:关于照片的事情……

大概就是一些说明,估计也是丁哥叫发的。

简茸不是什么矫情的人,在微博里交代了父母双亡的事情,但他也没全盘托出,这么大人了隐私意识还是有的。

路柏沅低头亲了下简茸,掏出手机打开微博,简茸人气很高,加上今天的几条热搜,刚发出去没几分钟就有了几千条点赞评论和转发。

路柏沅也跟着转发了这条微博,又艾特了一次简茸。

@TTC·Raod:

@TTC·soft,会陪你熬电话粥,陪你走很久很久,你永远是我的First Choice。【转发微博】

简茸手机震了一下,接着又是好几下,低头一看,又是一堆艾特,点进去一看才发现路柏沅转发了微博,还久违的在所有人面前说了情话,看见内容后,脸唰的一下就红了。

路柏沅看着简茸的反应,无奈的笑笑,在一起这么久了,怎么还是这么害羞。

路柏沅看着简茸用手机打了几个字后又放下,不知道发了什么,只见对方放下手机后就转身来亲自己,便乖乖配合,加深了这个吻。

*

@TTC·soft:

@TTC·Raod:心跳多久,我们多久。【转发微博】

*

题外话:

丁哥:(吐血)你们能不能让我安心点!

路柏沅:不能

简茸:不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冒泡啊冒泡,放假一拿到手机就见破600了,我可太激动了哈哈哈。

路神生日快乐,这个也当做劳动节的吧,懒(・ิϖ・ิ)っ

把心疼丁哥打在公屏上哈哈哈

别问为什么没提到路神生日,因为这是我几个星期之前写的一直发不出来,删了好多QAQ

希望这次能过啊啊啊啊啊啊啊

彩蛋是儿子给儿媳K,介意的别点哈

满足一下个人不可言说的xp(捂脸)点赞点赞点赞,关注关注关注。

立个flag,破1000粉就给他们码千字豪车!


置顶

嗨,这里是佩佩

期待已久的置顶哈

下面是一些看文小建议

1.所有写的文(除阅读体)都是原创的,要转载请私聊

(目前只授权了一个转载到快点的)

2.不要白嫖不要白嫖,你不点赞给个评论也是可以的(・ิϖ・ิ)っ

3.人很随和,可以找我唠唠嗑

4.看文之前建议先看看设定,以免接受不了

*

可以加我Q来找我玩,记得备注下你是谁哈

QQ:2103549619

要不你直接加个群也行( •̀∀•́ )

群号:1031910511

欢迎来找我玩哈哈哈哈

*

目前本命cp是路茸

已完结合集:

过去【我行观影】

(没了,好少哈哈哈)

准备更新(暑假更):

童年【我行阅读/观影】

大型联动阅读体(多cp)

童话镇【我行无限流】

好像没啥能写的了,想到再补充吧( •̀∀•́ )





在我行1已经有签的我慢慢悠悠的付款哈哈哈哈

姐妹们冲了多少本

大家想好冲哪家了吗

我预定锦瑟 享学 小美好 快乐 盼源

之前色纸 钥匙扣都没集齐,这次打算圆一个遗憾

你们呢

【观影】过去(正文19 完结篇)

一个大家看儿子童年的半观影半阅读体

ooc预警

可以提建议,会改进

非原著向阅读!!!!!

非常规阅读体观影体!!!

所有的内容都是作者(我)自己编的!!

人设归贝贝所有!!!

时间线和之前的我童年一样!!但不相关!!

可能会写其他人的,但少!!!!

一切以儿子儿媳为中心!!!!

这是一个超级大的脑洞!!!!!

游戏npc参考地上的黑塔!!!!

任何原著中没有提及的地方一律为私设!!!

点赞评论关注+推荐!!!!

--------​

|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,我们马上就要告别啦|

​“啊,要结束了吗?”

“想想也是啊,真相都已经爆出来了。”

|还剩最后几个片段,我们就要说拜拜了|

|现在我们来看看刘真的后果吧|

|开始播放片段:死亡.立案.结束|

“刘真终于要领盒饭了吗?!”

“感觉他们好像也没出场几次就GG了哈哈哈。”

“活该啊,这不活该吗?”

狭小的房间内,几个男人光着膀子不停的打一个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。

男人被打得浑身是血,血·肉向外翻开,一只眼睛被人用工具捣烂,另一只被活生生挖出。

三天了。

在这三天里,他遭受的虐待一刻都没停过,但面对毒贩对他的威逼利诱也没有低头。

“靠,是人吗他们?!”

“好恶心啊,毒贩什么的都去死啊!”

空间里响起咒骂声,无一例外都在唾弃那些毒贩。

简茸看着简玉城的样子,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眼里流出来。

他的爸爸,是真正的大英雄。

是人民子弟兵。

是缉毒警察。

是大英雄。

突然,一个男人在他耳边笑道:“你猜猜你的老婆孩子现在在哪?”

男人还是没反应,在长时间的折磨下,他动动手指都难,他的嗓子被灌满了辣椒水,声带损坏,已经无法说话。哪怕他再怎么担心,也无法做出任何反抗,只能徒劳的待在这。

对方见他没动静,操骂了一声,打开了电击棒。

……

五分钟过去了。

男人似乎终于忍不住,咳出一点血后就没了动静。

毒犯见他没了反应,用手去烫烫他的鼻息。没有任何迹象。

死了。

简玉城死了。

死在了毒犯手中,死在了同伴的背叛下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空间里陷入一片寂静,没人说话,这是他们第一次这么直观的感受到缉毒警察这个职业有多么伟大,而这个岗位上的人有多么勇敢。

他们用一生去努力,去奋斗,他们一生只能在黑暗中前行。

他们没有勋章甚至没有墓碑,​默默离开这个世界,好像从未来过。

你之所以看不见黑暗,不是因为黑暗不存在,而是因为有人把黑暗阻挡在了前方。

空间里传出低低的抽泣声。

“呜呜呜,警察叔叔好棒呜呜呜。”

“人民子弟兵呜呜呜。”

“……好心疼啊,明明他们也只是普通人,也只是肉体凡胎而已,却因为警察这个身份,因为责任……”

“呜呜呜当他们的家人也许很辛苦,但一定很自豪!”

他没尽到父亲的责任,但他给自己的孩子树立了一个好的榜样。

他是当之无愧的英雄。

屏幕上的播放没有因为人们的难过而停下。

审讯室里,刘珍和李志面对坐着,李志看着他,叹了口气:“上次见面的时候,还是我在介绍你和小简认识。”

刘真没说话,作为一个曾经的警察,他却经不起诱惑,走了弯路。

李志又叹了口气,当年刘真是被他提拔上来的。他当时见他肯吃苦又聪明,就把他调到了队里,结果……造化弄人啊。

刘真:“我和简玉成本都是英雄,但我抵不住诱惑,走了弯路,他却到死也不肯说出关于目的和你们的任何消息。现在他才是真正的英雄。”

李志看着他:“你是我调过来的,我当时很看好你,却没曾想……”李志顿住,久久不说话,最终他哀叹一声:“上面看你曾经立了功,决定把你的刑期推到一星期后。”

“救命,明明是警察,明明知道毒品不能碰,为什么还是要去碰啊?”

“被威胁也不能吧,你看简玉成,那么残忍都没低头。”

“救命,我之前还很看好他。”

“都是警察,两个人,同种身份,却做了不同的选择。”

造化弄人啊。

刘真没说话,过了很久,他才低下头低声说:“我没把你们的消息说出去,作为曾经的同事,也作为曾经的警察,道德底线不允许我这么做,这是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了,保重。”说完就被旁边的两位辅警带走了。

李志看着刘真的背影,对这个后辈充满了惋惜。最终,千言话语的感慨都化成了一句“保重”。

一星期后,刘真正在刑罚台,上等待那一刻的到来,钟声想起,时间到,令下,枪响,倒地。

一代英雄最后却成了令人厌恶的毒贩。

人生无常,造化弄人。

可悲啊,可悲。

“……最后还是良心发现了……”

“那有什么用?那些死掉的人能回来吗?”

“所以说世界上所有的毒贩都应该去s。”

“同意,不是偏激,如果不是他们,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死掉。”

“dp才是罪魁祸首啊,dupin就不应该出现好吧?”

“真服了,他最后良心发现了什么用啊?简玉城都死了,简茸妈妈也走了。”

好好的一个家,却被四分五裂。

“救命,心疼简茸了。”

“简茸爷爷也走了,只剩他一个人了,心疼,儿子抱抱。”

“儿子还有我呢,爹永远在。”

简茸听了,嗤笑:“搞清楚自己的定位,我才是你爹。”

眼看一场谁是谁爹大讨论大战就要开始,86及时出来转移话题。

|接下来剩下最后一个片段啦,看完你们就可以走啦。|

“唔,好快啊。”

“最后一个是关于谁的啊?”

“简茸的?”

“哇哦,又要看到黑毛儿子了。”

所有人都以为要看关于简茸的,但所有人都猜错了。

|开始播放片段:关于刘真|

“啊?”有人失望道,“怎么是他啊?”

“他有什么好看的?”

“别跟我说又要反转啊。”

“靠,不会他也很凄惨吧?”

“别啊,不怕反派坏,就怕反派小时候太惨。”

刘真出生于一个偏远山村,在上学后回到小镇上当了一个小保安,刘真本以为他一辈子都会平平淡淡的过下去。

直到他被李志提拔到队里,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个转折点。

刘真进队后非常刻苦,别人工作10小时,他就努力20小时,他知道自己是山里来的,比不上别人,所以他只能比别人更刻苦,更努力,更拼命。

通过努力,他获得了许多荣誉称号,被提为队长,但好景不长,留着渐渐明白了,有时候努力并没用。

条条大路通罗马,但有人出生就在罗马。

刘真的机会被抢了,被一个家里有钱的关系户,起初他并不在意,只是一个小小的称号而已。但随着又一次又一次的“突发状况”,刘真心里的不服气越来越多,终于,这一切在他父亲去世后爆发了。

这是他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。

在这之后,刘真慢慢接触到,他越来越上瘾,但赌桌上谁会是常胜将军?

刘真开始输钱,但因为上瘾,他戒不掉,然后输的越来越多,最后欠下了一堆债。

生活中的各种事让他感到越来越不顺心,在一次任务中,刘真发现自己的线人也参与在里面。

经过一系列的思想斗争后,为了工作方便刘真还是把他保持了出来。却不想收到被抓的毒贩污蔑他收了70万。

刘真因为这个被停了职,后面查清楚后才恢复了职位,但提拔的机会又没了。在此之前这群毒贩正密谋着出100万做掉刘真,足以见得他工作有多么认真,这是他人生的第三个转折点。

第四个转折点在那所谓的线人开始诱惑他后,一开始刘真保存着保持着一个警察的基本操守拒绝,但在对方一次次的诱惑和高压力的追债下,刘真还是答应了,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。

在缉毒警这个身份的掩护下,他和团伙逃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追查。

最终他们越做越大,到经手的毒品也越来越多。

一代英雄就此堕落。

“这没什么吧?是他自己禁不住诱惑的。”

“他和林诺一样奇怪,明明知道那个线人是坏的,但还是把他保释出来,就为了工作方便吗?”

“恶人自有恶人磨,惨的遭遇不是他犯罪的理由。”

“有人比他还惨呢,怎么人家能过的好好的,他就不行?”

|好啦,最后一个片段播放完毕,现在准备开始传送。|

|关于为什么要让你们看这个呢|

|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平平安安的活着,有的人甚至连面都不能露,哪怕是现在官方公布的视频中,对他们背对着我们说话时,声音也是被处理过的。|

|他们虽然没法活在阳光下,但他们本身就是光。|

|没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不过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|

愿所有警察都能平安回家。

愿所有人都平平安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完结啦完结啦。

看完这段话好嘛╮(╯▽╰)╭

从1月25号开始,历经两个多月的更新,终于结束了。

非常感谢宝子们的陪伴。

从今天起我也要淡坑,努力去拼搏中招啦。
但关于儿子的东西还是会买的。

有时间会给大家发布一些小甜饼,在我另一个合集里哈哈哈。

但也只是有时间的时候才会啦。

看彩蛋,看彩蛋,一个小小的突发奇想。

想要粮票了……(๑• . •๑)

不要说结尾太仓促,我已经把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,剩下的一些,嗯……就比如他们在被抓的经过。大家就自己脑补吧。

虽然我很喜欢看刀子,但我对写刀子并不是很感兴趣,儿子儿媳还是要好好的。╮(╯▽╰)╭



​​

【观影】过去(通知)

今天鸽了,有点卡文,明天给大家补上

这个合集马上就要完结了,还剩最后2,3个片段

我争取一篇之内完结

抱歉啦,我在想要怎么结尾